美国经济“回来”了--财经--公民网

发布时间 2019-01-10

  数据显示,美国非农就业人数已经持续5个月超过20万人,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已经十多年不出现过这一情况了。6月份的失业率大幅下降至6.1%。

  虽然因美国6月份耐用品订单报告低于预期,下调了美国第二季度GDP增幅,但是多数机构依旧预期美国第二季度GDP增幅在3%以上。7月25日,美国银行将美国第二季度GDP增速预期从此前的3.5%下调至3.3%;摩根士丹利则从此前的3.3%下调至3.2%。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正式发布对美国的“第四条款商量”(Article IV Consultation)年度报告。IMF对于美国2014年经济增长预期由此前的2%下调至1.7%,同时预测未来几年美国经济平均增速将位于2%左右,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不过,IMF在报告中阐明:“之所以下调美国2014年的GDP增幅,重要是受到一季度恶劣景象环境的连累”,“展望未来,IMF预计在今年残余时间美国经济增速将远远高于潜力(在3%-3.5%规模内)。”IMF报告预测,消费增长势头强劲、削减财政包袱、住宅投资增加,以及金融环境的改善都将带动2015年经济加快增长,预计达到2005年以来最快增速。

  美国金融行业在第二季度的表现也很强劲。7月15日,美国最大的两家银行摩根大通和高盛集团均发布了高于预期的二季度财报。高盛成为首家季度营收同比实现增长的美国大型银行,第二季度总营收上涨6%至91.3亿美元,净利润上涨5.5%至20.4亿美元,即每股收益4.10美元,均好于市场预期。之前路透调查显示,分析师预计高盛总收入为79.7亿美元,每股收益为3.05美元。

  与中国相似,房地产行业对美国经济而言,“彼兴我兴、彼衰我衰”。因而,当房地产市场开始呈现复苏,人们对美国经济复苏的乐观情感也就开端繁殖。数据显示,美国6月新屋销售月率下跌8.1%至40.6万户,远不迭预期的47.9万户,创今年3月以来的低位;6月新屋销售年化月率下降8.1%,创2013年7月以来最大降幅。

  7月30日凌晨,美联储利率决议仍然坚持在0-0.25%,每月债券购买量再度缩减100亿美元,至每月250亿美元的规模。

  耶伦吐露,“几乎所有FOMC官员预期首次加息会在2015年某个时候,目前对2015年底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期中位数值为1%左右。”切实,不仅是官学,机构和学者对美联储加息时点也存在分歧。

  另外,报告还指出,新兴经济体增长速度放缓同时受地缘政治影响导致石油价格暴增以及市场对美联储加息预期造成市场的稳定等因素都将给美国经济的复苏带来不利的因素,但IMF渴望美国强有力的政策措施能给寰球带来踊跃的溢出效应。

  不外,郑毓栋表示:“地缘政治的弛缓局势在近年已是司空见惯。今后几个月或多少年都有可能出现更多抵触。但是至今为止,市场反应不大,因为投资者认为在经济融合的趋势下,发生抵牾的可能性相应减低。这种看法实际上可能过于乐观,不过缓和局面何时升温很难准确预感。此外,咱们猜疑即使发生摩擦亦不会久长,而任何对抗举措亦可能只会限于海上。”

  就业市场出现的这一状况,使得一些经济学家担忧美联储可能漏掉了薪资增速加快的信号,最终导致通胀问题。

  7月24日20∶30公布的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7月19日当周季调后初请失业金人数减少2.4万人,总人数降至28.4万人,创下2006年2月以来的最低程度,低于预期的30.8万人。“诚然,美国的非农就业人口数据一直有反复,但从全体曲线图的走势来看,基本是震撼上行的。”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谢栋铭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非农就业人口数最近5个月以来始终处于增加的状况。”

  此次国际货泉基金组织决定与耶伦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预计在今年残余时间美国经济增速将远远高于潜力(在3%-3.5%范畴内)”,“在一个缓慢地走向充分就业的进程中,只有通胀仍符合预期,美联储就可能晚于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的时间加息”。

  PCE:2.3%

  数据显示,美国非农就业人数已经连续5个月超过20万人,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已经十多年不涌现过这一情形了。6月份的失业率大幅降低至6.1%,虽然还没有恢复至金融危机前4%的水平,但已经较2009年的10%左右有了大幅降落。另外,目前空缺的职位也非常多。依据JOLTs就业呈文显示,5月的职位空白人数到达460万人,创7年来新高。

  7月17日以来,美元指数连续6个交易日大幅上涨,7月25日美元指数冲破81.00整数关口,触及81.08,录得4个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半年来,这样的情况并不久见。美元指数近期烧得如此热,最大的助燃剂就是近期陆续出炉的各项经济数据。

  不过,奚君羊指出:“美联储提前加息的可能性并不大。只管,美国的经济数据尤其是就业数据得到了改进,但是这些数据依旧会时一直地出现重复,而并非持续牢固的增长。对美联储来说,它必须要看到就业数据及通胀数据连续五六个月浮现稳固上扬,才有可能考虑加息事宜。因此,美联储在明年下半年加息的可能性要大于上半年。”

  美国商务部7月30日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第二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初值按年率打算为增长4.0%,大大超出此前经济学家的平均预期,相较于第一季度实际GDP终值年化季率上修为萎缩2.1%,二季度数据切实抢眼。

  去年下半年美国房地产市场脚步蹒跚,令人担忧可能牵连经济复苏。现在,房地产市场的反弹则强力支撑了对于经济增长变强的预测。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云认为,房地产市场整体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RBS Securities Inc.驻美国的经济学家Omair Sharif认为,就业加速增长,也将成为房产需要走高的踊跃因素。

  周怡夫妻虽然结婚已三年,不过今年3月份才买房子,“房价从去年开始上涨,预计未来涨幅会更大,所以趁当初手头也有些钱,就出手了”,“身边购房或者换车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这在前几年是不敢设想的”。

  尽管6月的新屋销售的数据不佳,但是6月整体成屋销售成绩亮眼。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公布的报告显示,6月美国NAR季调后成屋销售保持强劲增长,销量为501万户,高于预期的497万户,攀升至8个月以来的高位。与此同时,6月房价中值波及2007年以来最高水平。

  受到公司业绩的提振,美股三大股指7月23日普涨。标普500指数以1989.23点刷新历史最高盘中价,逼近2000点大关;收盘价报1987.01点,涨0.2%,创收盘新高。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盘价报4473.70点,涨幅0.4%,纳斯达克生物科技股指数大涨2.2%,为第四个交易日连续上涨。

  “美国一些重要的经济指标在第二季度或者近两个月的表现确切有着超预期的表示,给市场带来了惊喜。”上海财经大学古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收《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现。

  “美国就业市场供应过剩减少,工资上升压力缓步增长,花费者财政状况改良,预期今后数月工资压力会回升,进一步迫使美联储要开始加息。”郑毓栋表示,“有鉴于此,预计美联储会在明年上半年加息,早于市场预期。”

  Redfin首席分析师Nela Richardson预计,“楼市活动可能在夏季末出现一波高潮。库存正在增加,而抵押贷款利率徘徊在年内低点附近,让首次购房者的压力减轻了一些。”

  “美联储决定的最大威胁是已有6年时光不必应答薪资问题,当从新回到更为常态的充足就业经济中,却不能理解薪资将产生什么样的变革了。”Naroff Economic Advisers首席分析师Joel Naroff表现,“一旦发生溃坝,就会泄洪,薪资不必定会迟缓上涨。”

  失业率:6.1%

  日前,美国颁布的6月季调后破费者物价指数(CPI)年率同比增长2.1%,与5月持平,创2012年10月以来的最快增速,超出美联储设定的2%的通胀操纵目标。

  周怡(化名)自2007年大学毕业到美国,实现一年研讨生课程后,恰逢美国金融危机。“毕业后近半年时间都在求职,平均每周有1-2个笔试机会。身边始终有人失业,甚至一度出现美国学生排挤留学生的气象。”最近,刚回国休假探亲的周怡在同学聚会时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谈起,“不过,最蹩脚的日子已经从前了。”

  固然,摩根大通第二季度净利润、总营收及每股收益均低于去年同比水平,但是仍旧高出了剖析师此前猜测的程度。花旗集团因70亿美元的跟解费用而导致其第二季度净利润仅为1.81亿美元,然而该团体第二季度的营收总额达到了194亿美元,远超越市场此前对其的预期。在财报出炉的当日,花旗股价涨幅超过3个百分点。

  NFIB发布的报告称,截至7月的前3个月,该联盟有43%会员称调升薪资,而上年同期的比例仅有19%。杜克大学和CFO杂志最近奇特对企业财务长进行一项考核,结果显示,美国企业在第二季度预见未来12个月将上调薪资3%。CFO杂志去年调查时,受访者所预计的加薪幅度为2.5%。这在一定水平象征着,或者过段时间后,企业的加薪幅度会进一步提高。

  翻看多家机构宣布的讲演,多数分析师与IMF有着类似的观点――下半年美国GDP增幅很可能将高于3%的水平。这也引起了部分市场人士对美国通胀率的担心。近期一系列对企业的考察显示,上调薪酬的公司越来越多,薪资增速可能超过了美国决议者的假想。数据显示,薪资增加指标――全美独破企业同盟(NFIB)薪资指数涉及七年高位。

  薪酬增长过快之忧

  GDP:4.0%

  RBC Capital Markets高级美国分析师Jacob Oubina说同样指出:“劳能源市场已经收紧良多,薪资压力紧绷的程度可能超乎美联储所设想。”

  这一次看来是真的。

  第二季度美国GDP增幅远超市场预期,但薪酬增幅过大,通胀走高预期增强。

  从美联储主席耶伦先前的观点看,现在还不是斟酌通胀问题的时候,“一些经济学家及市场分析人士所高唱的通胀风险是一种‘噪音’”, “尽管薪资增长是就业市场好转的一个迹象,但还没有达到薪资增速可能推高通胀的地步”。

  除了经济数据可能出现反复,目前被市场普遍认为复苏坚实的美国经济照旧面临着各种危险。IMF指出,从中期来看,根据预测,美国经济未来几年潜在均匀增速将略高于2%,明显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多个因素的独特作用拉低了长期增长,包括人口老龄化的影响跟较为缓慢的生产力增久远景。IMF倡导美国政府应立即采取办法,以进步出产率,鼓励创新,增强人力和实物资本,提高劳动加入率。此外,报告显示,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有50万人口生活在清苦中,这将影响经济的持续复苏。

  加息?别着急。美联储主席耶伦对通胀担忧不以为然,“经济学家高唱的通胀危险是一种‘噪音’”。7月30日,美联储发布将量化宽松(QE)政策再次缩减100亿美元,至每月250亿美元的范围。

  显然,IMF与美联储有着较为一致的看法。IMF“第四条款磋商”报告指出,美国只要通胀处于可控范围,美联储应该持续维持当前的低利率水平。IMF官员普遍认为,在一个缓慢的走向充分就业过程中,只有通胀仍合乎预期,美联储可能晚于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的时间加息。

  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财产管理部投资策略及咨询总监郑毓栋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复苏的基础是坚实的,基本面没问题。仍然看好美股,根据历史教训,美国股市估值可能仍会上调。”

  购房换车的多起来

原标题:美国经济“回来”了

  QE:250亿美元/月

  虽然平均时薪的增幅相当温和,但在金融服务、矿业、资讯业以及贸易、运输及公用事业等板块,奖金薪酬的上涨速度正在加快。美联储最新褐皮书指出,大多数地域薪资压力仍平和,但在建造及能源等行业,薪资上涨压力却在增长,这些领域的雇主难以找到合适的员工。褐皮书并表示,美国部分地区的最低薪资增添,也给薪资构成压力。去年平均时薪增幅仅有2%,但从事制造及非治理层工作的员工,其包含加班费在内的整体薪资增幅为4.6%。

  从金融市场、住房市场、制作业、公司财报、消费者信心等多项指标来看,美国经济也显现复苏局势。一些经济学家甚至开始提醒美联储官员:员工的薪酬上升太快,美国通胀指数可能会飙升。

  美国第二季度实际海内生产总值(GDP)初值按年率计算为增长4.0%,而第一季度实际GDP终值年化季率上修为萎缩2.1%。

  公司财报超预期好

  加息可能性仍不大

  道明证券分析师Eric Green发表评论称,美国通胀率数据在此后的表现或将更难预测,而此前通胀率走高的状态在很大水平上或者是常设性的,并受到诸如医保用度上涨等临时性因素的影响。因此,通胀率表现暂难令美联储即时改变利率政策。

  “美国经济当初充满活力。”纽约三菱东京日联银行首席金融经济学家鲁普基(Chris Rupkey)表示,“今年余下时间经济将保持更强健的步调。”乐观情绪已经成为美国市场的主旋律,惟一的隐忧是,在GDP涨幅扩大、失业率下降的情况下,通胀是否会仰头?

  GDP上涨,CPI或回升,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究竟会不会有所行动?市场将重点关注美联储7月份最后两天的利率决策会议。

  “只管猜想到美国企业在第二季度会复苏,然而数据所反映出来的企业经营现状远超市场预期。”谢栋铭指出。未来一两周内,美国各大上市企业的二季报将密集公布,而乐观的感情已经开始蔓延,各个分析机构开始纷纷上调对多家企业二季报的预期。

  7月25日,美国航空集团公布财报显示,该集团2014年第二季度盈利达15亿美元,创下季度盈利的历史新高。按公平会计法准则计算的净盈利达创纪录的8.64亿美元。7月23日晚间,美国电力公司发布第二季度财报,每股收益0.80美元,超预期0.05美元/股;营业额40亿美元,同比上涨11.7%,超预期8000万美元。

  能为美国经济现状及将来走势定调的绝不仅仅是房地产市场,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市场经济主体的企业表示也是可圈可点。近日,美国多少家企业出炉二季度财报,市场的广泛反应是“惊呼”、“惊诧”。

  在美国三大股指以及美元高歌猛进的同时,黄金、白银等大量商品价钱则纷纭跌落。7月24日,受各种数据影响,现货白银最低下降至4022,创近一个多月的价格新低。黄金受影响导致避险须要大幅减少,金价出现大幅下跌,跌破1300美元/盎司的主要水平,并且至1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虽然,7月25日道指跌逾百点,跌破17000点关口;标准普尔500指数以及纳斯达克指数跌幅也都在0.5%左右。但是,这种下跌更多地是出于技能性的回调,毕竟美国在年内已屡翻新高。”奚君羊认为,“陆续出炉的企业财报以及宏观经济数据很可能会支持美股继续走高。”

  第二季度,美国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按年率盘算增长2.3%,创自2011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比较之下今年一季度的年率增长仅为1.4%。不计入能源和食品,美国第二季度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按年率计算增长2.0%,高于一季度的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