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大雷被引爆!一上市房背负巨债“跑路”了

发布时间 2019-09-07

  楼市巨震,上市房企第一跑诞生:A股上市的中弘股份老板王永红被曝已经跑路,该企业开发了好多烂尾楼,买房人慌得一逼。目前房企已经进入还债高峰期,此事对于整个楼市具有警示意义!

  近日,新浪证券报道,上市房地产企业中弘股份老板已经跑路了,背负债务四十亿元。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家由于债务无法兑现而倒闭的房地产公司。

  中弘是一家中大规模的房地产企业,前两年公司财报显示盈利都在二、三亿元附近,而去年直接亏损二十五亿多元,今年的第一季度已经亏损了三亿多。这种断崖式的亏损已经表明公司出现了严重的内部问题。

  北京商住政策出台后,平谷的御马坊和夏各庄项目销售停滞,御马坊项目大量客户开始退房,至今有350户业主仍然未退网签,他们已经开始寻求平谷区法院的帮助,据悉,以个人名义起诉御马坊项目的业主已达110位。

  2017年11月底,王永红决定以现金方式收购海南超级大盘“半山半岛”等项目股权,半山半岛当时的价格已涨至4-5万元一平米,收购该项目资产包涉及金额58亿。

  然而,由于国家环保督查的影响和半山半岛涉及多项质押,收购最终于2018年2月宣告失败,又有数十亿元高成本资金陷入这个大坑,并且短期内很难追回。

  股东开始轮番减持,股价一路狂跌。员工工资拖欠,债主纷纷登门,最终中弘公司人去楼空。

  上半年的最后两个月,房企被一波发债中止潮搅得有些闹心,这些债券发行的目的是为了续命,因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房企就步入了回售高峰期。

  据海通证券测算,地产债将在未来2-3年迎来到期高峰。存续地产债中,2018年需要偿付的规模为1613亿元,是2017年的2.3倍,其中下半年是上半年的近3倍;2019-2021年需要偿付的规模分别为2807亿元、3998亿元和4037亿元;此外,存续地产债在2018年进入回售期的超过3800亿元,2019年也接近3700亿元。据业内人士披露,这还不包括大量需偿还的表外资金。

  之所以有如此之大的偿还压力,是因为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房企曾借着政策红利大规模积草囤粮。彼时楼市主基调是去库存,加上2015年初公司债发行难度被降低,香港苹果日报官网,一些大型房企的发行利率一度低至3%。

  但面对即将到来的还债高峰期,房企还想以低利率融到资已不是易事,甚至连融资本身也受到了诸多限制。2016年10月,新一轮楼市调控拉开大幕,房企发债瞬间跌入寒潮,当年四季度发债规模即比一季度缩水超六成,2017年继续下降,到了今年5月还出现了一波密集的发债项目中止。

  很多买房人不理解,为什么徐州好多地方新房二手房倒挂好几千,如东区、北区等,开发商为什么还要卖房?

  那是因为开发商面临的回款压力太大了,不要以为真的是政府限价。开发商不得已为了回款,只能降价走量,抢出一条跑道来不让自己半路倒下。

  中弘股份不会是最后一个,以后的行业整合,债务爆雷会时有发生,买房人要注意就是不要去踩这样的雷,买到烂尾楼,将损失惨重!

  说起中弘股份,也许很多人会一脸懵逼。在地产圈,中弘不是知名房企,但不代表没有存在感,我来说一说中弘最有存在感的三件事。

  这是中弘最知名的地产项目,像素位于朝阳常营,可算是北京最著名的商住大盘,一共有九千八百多套房源的像素,二手房交易量常年位居朝阳区榜首。

  2000年,年仅28岁的江西商人王永红以极低廉的价格拿下了常营这块600亩的商住用地。当时五环外的常营还是一片庄稼地,周围还有大型垃圾场。

  拿下这块土地后,王永红的好运气开始来临。首先是有如神算地将这块土地在手里囤积了八年,到2008年,北京CBD东扩,北京的房价翻了三倍,常营的地价则翻了十倍,王永红终于开始开发这块宝地。

  王永红没把这块地以常规的商住模式开发,而是做成了当时流行的loft风格,层高高达4米89,号称买一层送一层,可商可住。

  长袖善舞的王永红打通了各种关节,将像素做成了天燃气入户,拥有独立厨房的商住楼,甚至做到了民水民电,除了产权仍是五十年之外,像素与普通住宅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2011年,像素1万1开盘,随后价格一路走高,2016年底二手房最高飙涨到六万元每平米,随后在商住绝杀令之后急跌三分之一。如果不是因为著名的物管脏乱差,像素的价格还会继续追高。

  王永红一战成名,在像素这个项目上据说掘金50亿,奠定了京城地产圈鲜衣怒马少年成名的形象。

  2017年,香港佳士得春拍,王永红为搏美人一笑,大手一挥1.24亿港元拍下一个雍正粉青双龙尊,送给娱乐圈八线女星韩熙庭。

  韩熙庭何许人也?当年张艺谋重磅大戏《金陵十三钗》中副钗怡春的扮演者,据说剧本中本来没有这个角色,是后来硬加上去的。

  更为诡异的是,当年十三钗电影剧组获邀参加美国金球奖,导演张艺谋,主角倪妮都没去,甚至没接到邀请,反而是韩熙庭陪着张伟平和佟大为走上红毯,出尽了风头,一时间各种猜测甚嚣尘上。

  2018年,地产股仍是一片火热,股价普遍20-30元之间涨跌起伏,有一家地产公司却制造了22年来首支地产仙股。没错,就是中弘股份。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中弘地产已经得道成仙,离升天只差最后一步了,然而还是有一群不怕死的股民进场抄底,用大无畏的精神牺牲自己为中弘谱写了一曲最后的挽歌。

  当年狂挣50亿,在最好的年代进入房地产的王永红是如何一步一步把自己作死的?一切都是性格使然。

  王永红像素一战成名后,便看中了商业市场,中弘地产主力布局商业和文旅项目,主攻北京和海南,在北京做了“中弘国际商务花园”“六佰本—望京商业街”“中弘大厦”等商业项目,目前中弘大厦已经烂尾。

  文旅方面,有平谷的御马坊和中弘由山由谷、海南如意岛,此外还有济南和吉林的新奇世界国际度假区项目。

  可以看出,中弘最大的败笔是没有做住宅项目,而这才是近十几年地产行业来最大的摇钱树。

  目前国内文旅项目虽然拿地容易,成本也低,但前期投入成本极高,变现困难。主要依靠后期文旅产品中的商业和住宅地产进行变现,以此来冲抵前期开发和后续运营中付出的巨大资金成本。

  目前国内敢做文旅项目的除了华侨城、雅居乐、宋城等业内深耕房企外,也就是恒大、万达、碧桂园这些巨头了。

  身家不过百亿的中弘为何敢大力押注文旅地产,也许是因为王永红年轻时的成功来得太过容易。

  少年成名的王永红热衷于资本运作,2013年,王永红就曾通过大宗交易抛售股票,而后借由中弘股份高送转、进军手游领域等概念炒热抬升股价,抛售获取暴利。

  2015年7月起,中弘股份先后收购香港开易控股,增资新加坡亚洲旅游,并收购卓高国际66.1%的股权。

  北京商住政策出台后,平谷的御马坊和夏各庄项目销售停滞,御马坊项目大量客户开始退房,至今有350户业主仍然未退网签,他们已经开始寻求平谷区法院的帮助,据悉,以个人名义起诉御马坊项目的业主已达110位。

  2017年11月底,王永红决定以现金方式收购海南超级大盘“半山半岛”等项目股权,半山半岛当时的价格已涨至4-5万元一平米,收购该项目资产包涉及金额58亿。

  然而,由于国家环保督查的影响和半山半岛涉及多项质押,收购最终于2018年2月宣告失败,又有数十亿元高成本资金陷入这个大坑,并且短期内很难追回。

  股东开始轮番减持,股价一路狂跌。员工工资拖欠,债主纷纷登门,最终中弘公司人去楼空。

  和“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老贾一样,梦想家们都选择了用跑路来终结梦想。

  请大家以后再遇到把梦想窒息、打折这些新名词儿挂在嘴边的野心家们,务必要擦亮眼睛。

  在最美妙的地产黄金十年,无论是多烂的地产公司,多弱智的地产商,只要踏上了这艘大船,便可以靠着时代的大潮乘风破浪,日行千里,日进斗金,可以挥金亿万只为博红颜一笑。

  然而,在国家调控政策和金融风口双重收紧之后,地产这袭华美的袍再也掩盖不住某些地产公司身上爬满的虱子,尤其是那些擅于在资本市场辗转腾挪的地产大鳄们。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六月份,P2P的爆雷开始陆续引爆,至今连环爆仍在继续。

  这绝对不会是孤例,后面紧随中弘跑路和倒下的,还会有一大批中小房企,甚至会有资产规模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大房企。会有谁,波及面有多大,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福建知名房企旭辉曝出77.4%的负债率,负债总额1174.9亿元,达到厦门市政府的两倍;

  福建知名房企旭辉曝出77.4%的负债率,负债总额1174.9亿元,达到厦门市政府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