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大男婴心跳呼吸骤停41分钟被救回急救常识

发布时间 2019-08-11

  原本还会眨巴眨巴眼睛的2个月大男婴,十几分钟内莫名出现脸色苍白,吓哭的家长抱着孩子一路跑到医院,可孩子却没了心跳和呼吸。然而,在急诊医生持续胸外按压近40分钟,两个医院三个科室10分钟内无缝对接及时抢救后,男婴恢复了心跳和呼吸。

  昨日,这名男婴躺在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儿科病床上,已经能够自主呼吸,医生准备把他的呼吸机脱下。而据了解,一般心跳呼吸停止10分钟,就几乎没有抢救生还的希望。

  12月31日中午12时许,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476医院大门口,一名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和一名中年妇女,一路哭着喊着往医院急诊科跑。

  “孩子突然间脸色苍白,不怎么动?”抱着孩子的是住在医院附近的杨女士。她告诉正在抢救室值班的医师,孩子小谨(化名)出生才两个月多,是个男孩,十几分钟前吃完奶后还好好的,突然间就脸色苍白,觉得不对劲。

  12点10分,“我接过孩子时,孩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脸已经紫绀”,主治医师邱铭盛马上将孩子放在抢救病床上,准备第一时间做心肺复苏,这是抢救小谨的首要措施。因为两个月的小谨身子体积很小,无法像成人那样用双手掌做胸外按压,邱铭盛爬上床跪在孩子两腿间,开始做胸外按压。

  12点35分,经过一边进行胸外按压,一边用面罩给氧,同时还进行了吸痰,小谨出现了两次点头样呼吸。邱铭盛说,这在医学上是无效的呼吸,小谨还是没有呼吸和心跳。

  但是,凭着十几年的急救经验他判断,如果能进行更高一级的救治,就有希望活过来。他当即让护士给急诊科主任肖章武报告,马上将小谨转诊送到有专业儿科救治的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1分钟后,急救车出发,邱铭盛从抢救室至救护车上,一刻没有停下来,持续给小谨做心肺复苏。

  12点46分,急救车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福州总院。而截至这时,邱铭盛已经做了36分钟心肺复苏。

  “一听到通知电话,我拎起急救箱马上往急诊科跑”,开奖直播现场,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儿科住院医师陈丽迅速赶到急诊科,和急诊科黄家财医生在抢救室待命。陈丽告诉东南快报记者,当时不知道患者的任何情况,只知道是2个月大的孩子,心跳呼吸骤停。当时她高度紧张,当急诊科通道响起救护车的警鸣,她和黄家财就跑了出去,在小谨被推下救护车的路上,就开始救治。

  12点51分:心肺复苏还在持续,戴上呼吸机、进行气管插管给药、面罩给氧,陈丽、黄家财、邱铭盛三个医生用最快的速度做好了衔接。5分钟抢救过后,小谨奇迹般地恢复了心跳和呼吸,被送往儿科进一步救治。

  以不少于100次/分的频率计算,41分钟内,邱铭盛一刻不停做了近5000次的拇指按压。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自己回到诊室继续坐诊后,写字时两个拇指都在发抖。而回想当天生死时速般的抢救,陈丽和黄家财仍觉得惊心动魄。

  昨日上午,记者前往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儿科病房探访小谨,小小的身体躺在病床上,他的手脚已经能够活动了,也能够自己呼吸。

  儿科主任医师任榕娜告诉记者,目前小谨的生命体征已经相对平稳,准备把他的呼吸机脱下来。她说,两个月大的婴儿在心跳呼吸骤停了近40分钟后,能够抢救过来,对医生和家属来说都是奇迹。小谨的幸运得救,一方面是离医院近,在最快的时间内送到医院,另一方面是第一接诊的医生持续不断进行胸外按压,以及两家医院在10分钟内三个科室无缝对接,才创造了奇迹。

  南京军区福州总院急诊科主任张伟介绍,家长若能发现孩子是液体食物导致窒息,可用手托住婴儿颈部,打开呼吸道,将婴儿反复抬举几次,观察是否有呼吸。若是固体食物导致窒息:让婴儿俯身,头朝下,托起颈部,打开呼吸道,拍击婴儿背部,观察异物是否排除。

  紧接着,进行交替人工呼吸和胸外按压,这两个急救措施,在送医的过程中最好要持续。

  施救者的嘴和婴儿的口鼻密合后,向婴儿进行人工呼吸(每一次吸气的时间1至1.5秒),观察婴儿胸部起伏的情形,待胸部完全落下之后给婴儿呼气的时间,再给婴儿吹第二口气。若吹气时胸部没有升起,应注意头颈位置是否适当,呼吸道内有无异物,吹气时施救者的口有没有与婴儿的口鼻密合。明确呼吸道畅通后,再放回压胸的位置。

  胸外按压时,由于婴幼儿体积小,胸骨壁薄,施救者最好能跪在孩子头部或者两腿之间,在婴儿两个乳头连线中间的胸骨上方,右手的大拇指叠放在左手大拇指指甲处,两手的其余四指并拢,围拢婴儿身体。按压时,以大拇指指头的力量垂直下压2至3公分,速度是每分钟至少100下。如果无名指摸到胸骨的末端心窝处时,应该稍微往上靠紧,以免压到剑突,造成肝脏破裂。

  对于较大儿童,可用单手手掌按压。一只手按压额,另一只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靠拢,放在胸骨的中线上,食指的高度在乳头连线上,按压时中指和无名指并拢用力,着力时手指和胸骨垂直。

  小儿烧、烫伤在急诊中占较大的比例。轻者烫伤部位留下了疤痕,重者危及生命。小儿机体器官的发育尚不完全,即便受到轻微的烧烫伤,也会非常痛苦。

  被鞭炮炸伤迅速脱掉着火衣服,用自来水冲洗伤口。如手脚炸伤流血,应迅速用双手卡住出血部位上方。

  立即消除致伤的原因,包括脱去衣物,用冷水或冰水浸泡冲洗约10分钟,这是最有效的烫伤急救方法。

  如果皮肤已出现水疱,可用消毒针刺破水疱,挤放出液体;如果水疱已破或已剥落,可用消毒的凡士林纱布暂包扎。

  如果致伤的程度深,范围较大,或部位重要,就应紧急处理后立即送医院做进一步的处理。

  将患儿抬出水面后,立即清除其口、鼻腔内的水、泥及污物,用纱布(手帕)裹着手指将患儿舌头拉出口外,解开衣扣、领口,以保持呼吸道通畅,然后抱起患儿的腰腹部,使其俯卧进行倒水。或者抱起患儿双腿,将其腹部放在急救者肩上,快步奔跑使积水倒出。或急救者取半跪位,将患儿的腹部放在急救者腿上,使其头部下垂,并用手平压背部进行倒水。

  心跳停止者应先进行胸外心脏按摩。让患儿仰卧,背部垫一块硬板,头低稍后仰,急救者位于患儿一侧,面对患儿,右手掌平放在其胸骨下段,左手放在右手背上,借急救者身体重量缓缓用力,不能用力太猛,以防骨折,将胸骨压下4厘米左右,然后松手腕(手不离开胸骨)使胸骨复原,反复有节律地(每分钟60~80次)进行,直到心跳恢复为止。

  在城市里生活的孩子,一般不会有毒虫咬伤的可能,如果假期外出旅游时那就要注意这个问题。出行前,家长要配备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物品,以备不时之需。

  如被毒虫叮咬后,出现头痛、眩晕、呕吐、发热、昏迷等症状时,应立即去医院。

  对于风疹,可先用酒精将皮肤擦干,然后涂上1%的氨水;有水疱的,不可因痒而用手去抓搔,可用烧过的针将水疱刺破,将血挤出,然后涂上1%的氨水。

  1 当发现宝宝可能吞入异物时,要带上疑似被宝宝吞入的物品到医院,确认有无异物存在在宝宝的体内及异物的位置,再通过内视镜将异物夹出。

  2 若异物阻塞住食道或呼吸道,在意识清醒时应以背击与胸压法(婴儿适用)或哈姆立克法(宝宝适用)帮助排出异物。

  水性优碘药水:用在伤口消毒。生理盐水:冲洗伤口用。抗生素药膏:具灭菌功效,但不适合用在较深的裂伤处。绷带、纱布:用来覆盖、包扎伤口。防水透气贴胶:避免水碰到伤口。棉花棒:沾取药水。胶布、纸胶:固定纱布、绷带。

  如果是成人,救护者站在受害者身后,从背后抱住其腹部,双臂围环其腰腹部,一手握拳,拳心向内按压于受害人的肚脐和肋骨之间的部位;另一手成掌捂按在拳头之上,双手急速用力向里向上挤压,反复实施,直至阻塞物吐出为止。

  应该马上把孩子抱起来,一只手捏住孩子颧骨两侧,手臂贴着孩子的前胸,另一只手托住孩子后颈部,让其脸朝下,趴在救护人膝盖上。在孩子背上拍1-5次,并观察孩子是否将异物吐出。

  将患者的身体扶于救护员的前臂上,头部朝下,救护员用手支撑伤病者头部及颈部;用另一手掌掌根在伤病者背部两肩胛骨之间拍击5次。

  如果堵塞物仍未排除,实施5次压胸法。使患儿平卧,面向上,躺在坚硬的地面或床板上,抢救者跪下或立于其足侧,或取坐位,并使患儿骑在抢救者的两大腿上,面朝前。抢救者以两手的中指或食指,放在患儿胸廓下和脐上的腹部,快速向上重击压迫,但要刚中带柔。重复之,直至异物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