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伦周刊:金融危机10周年 对投资者影响仍挥之

发布时间 2019-06-17

  导读:《巴伦周刊》新一期封面文章称,10年前的金融危机对投资者来说就像世界末日,时至今日投资者仍心有余悸。

  10年前雷曼兄弟倒台为市场火上浇油。之后六个月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46%。退休者几十年来积累的财富化为乌有。年轻投资者明白了市场如何轰然崩溃。

  费城建筑承包商、33岁的邦廷(John Bunting)回忆道:“我当时知道市场不断下滑,股价跳水,但直到雷曼兄弟破产才认识到亏了太多钱。危机期间我的投资价值腰斩。”

  2008年9月邦廷才20出头,投资不到5万美元。但这次经历改变了他的投资行为很多年,使其踏空几次潜在股市投资。

  一场威胁全球金融体系的危机注定将影响投资者多年,这方面的证据相当多。在危机之后的岁月里,美国人想方设法存钱和避免负债。

  美国人对股市也充满警惕。据盖洛普民意调查,2007年65%的美国人拥有股票,这一比例到今年则降至55%。

  尽管危机后股市屡创新高,危机造成的创伤却持续存在。九年牛市不仅收复了金融危机股市崩盘的所有跌幅,还在前期高点上大涨82%,但那次崩盘的回响仍然不绝于耳。股市始终在如履薄冰地攀升,虽然担忧的对象从欧债危机转到政府关门再转到贸易战。

  北卡罗莱纳州Cornerstone Wealth公司执行合伙人卡蓬(Jeff Carbone)称:“如今客户表示,要是再来一场2008年那样的危机感情上将不能接受。”

  对很多美国人来说,股市上涨根本没有达到心理水平。智能顾问公司Betterment近日对2000人的调查发现,48%的受访者认为过去10年美国股市根本没有上涨,同时18%的受访者竟表示同期股市下跌。

  Betterment行为金融部总监伊根(Dan Egan)称:“那些不储蓄、不投资的人不明白自己在过去10年与200%的回报率失之交臂,今后他们很可能继续不储蓄不投资。”

  对投资者的行为研究表明,经济危机通常会产生持久的影响。伯克利和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2007年的一篇论文称,在大萧条时代是青少年或成年人的美国人终其一生投资股市的可能性是二战后经济繁荣时代身为青年人的美国人的一半,只有13%投资股市。

  刚好在20世纪70年代初经济衰退结束后成年的美国人同样回避股市。上述研究称,亲身经历的经济事件对投资行为产生的影响超过从书本和其它来源了解的历史事实。

  有证据显示历史正在重演,2008年的崩盘催生了又一批股市投资者“失去的一代”。千禧一代毕业后进入惨淡的就业市场,背负沉重的大学贷款。有储蓄的人发现储蓄迅速消失。华尔街贩子似乎骗过自己的父母进入杠杆过大的住房市场和估值过高的股市。后来年轻人又炒作包括加密货币在内的其它类型投资。对于股市的投资则不太热衷。据盖洛普调查,2009年-2017年,18岁-29岁的美国人平均只有31%持有股票,2001年-2008年这一比例则为42%。

  其他代人持有股票的可能性同样减少,虽然年纪最大的人群(65岁以上)过去10年增加了股票持有。

  里士满咨询公司Harris Financial Group执行合伙人考克斯(Jamie Cox)认为,与年纪较大的美国人相比,年轻人感情上对投资更抵触,其行为深受早期职业生涯的影响。该公司是主要为蓝领工人提供投资服务。

  美盛集团(Legg Mason)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千禧一代82%表示自己的投资决定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相比之下婴儿潮一代这一比例只有13%,尽管老年投资者损失了更多积累的财富。该调查还发现,与其他代际人群相比,千禧一代更有可能持有现金而非将现金用于投资。年轻人创办企业的可能性同样较小,近年来新创办的初创企业数量稀少或可归咎于这一趋势。

  不过,对投资者心理和行为做出全面结论并非易事,尤其是如果投资者试图概括个性各异的一代人。

  虽然一些年轻人或许已经避开股市,但那些仍然投资股市的年轻人难以归类。先锋集团投资者研究中心分析师卢卡(Thomas De Luca)和杨(Jean Young)最近梳理了该公司400万投资家庭的数据,发现年轻投资者分属不同的阵营。绝大多数千禧一代(生于1980年-2000年)资产配置激进,其资金大约90%(中位值)投资股票。这正是绝大多数资产管理公司推荐年轻人为退休而储蓄的增长型资产配置。

  然而先锋集团至少四分之一的千禧一代投资者厌恶风险达到不正常的地步。容易受到惊吓的年轻人往往是那些金融危机后开始投资的人。2008年后首次涉足投资的千禧一代22%选择毫无股票的投资组合,2008年前开始投资的千禧一代只有10%完全回避股票。

  这种差异也许与金融危机对各个人群的不同影响有关。伊根表示,金融危机时已经就业并开始投资的千禧一代有可能留在股市,受经济衰退影响更直接的年轻人投资股市的可能性较小——即便多年以后也是如此。

  伊根称,受金融危机打击最严重的是2009年或2010年毕业的大学生,当时经济萎缩,他们进入职场的起薪较低,找工作很难;自金融危机以来,这种艰难的感觉一直影响着人们。

  金融危机后对股市的怀疑情绪不仅在年轻人中间出现。一些年纪较大的投资者也改变了他们的策略——常常以难以预料的方式改变策略。

  西弗吉尼亚大学63岁的副教授孔茨(Karen Kunz)表示:“我退出股市已有很长时间。如果留在股市一个夏季,对我来说已经太长。我有现金可动用,投资金属和加密货币,因为我认为这是替代股市的优秀投资。”

  不过投资模式并非全由心理决定。经济衰退以来的散户投资策略还受到科技、新法规和新产品的影响。

  过去10年最突出的市场变化是向被动型低费率投资转变。先锋集团投资者研究中心的杨在2015年的文章中称千禧一代是“自动储蓄的一代”,即投资取代传统共同基金的“投了就不管”(set-it-and-forget-it)投资产品和指数基金。2006年的《养老金保护法案》(Pension Protection Act)促成了这一转变,鼓励雇主让雇员参加先锋集团、富达国际等公司集合的自动参加退休储蓄计划。富达国际401(k)账户如今半数完全投资于目标日期基金,较2008年14%的比例大增。

  此种转变有年轻投资者推动,他们更有可能被雇主登记参加目标日期基金。先锋集团发现,主要由于投资目标期限基金,2013年千禧一代拥有专业管理投资组合的可能性是婴儿潮一代的两倍。这意味着他们很少就其投资组合做出有意识的决定,在市场变动时倒腾所持投资的可能性更小。

  富达国际研究退休投资趋势的泰勒(Katie Taylor)称,尚不完全清楚这是由于他们信任产品,还是惰性在起作用。

  无论是哪种情况,泰勒对结果都感到满意,因为这意味着股市崩盘以来还留在股市的年轻雇员正在养成健康的习惯,更加不可能在股市再次下跌时出现撤出全部资金的失误。

  由于绝大多数投资者拥有能够在其一生中再平衡的多种账户,散户投资者将所有鸡蛋放到一个篮子的可能性降低。白小姐高手坛。持有所谓“极端”投资组合(即投资组合全为股票或毫无股票)的投资者越来越少。仍然重仓雇主股票的人越来越少,而重仓雇主股票的趋势重创了之前的几代人。

  新型投资产品和股市的疯狂回报也促成了金融危机后另一种趋势的发展。仍然投资股市的投资者仓位往往较之前更加激进。截至2018年,富达国际1970万零售经纪账户中47%的资产由激进投资组合持有,即对股票敞口至少达85%的投资组合。2008年这一比例为40%。这一转变发生在从婴儿潮一代到千禧一代的各种人群且不分性别。

  实际上担心亏损已经被担心踏空的情绪取代。邦廷称,他仍然后悔2015年未投资Square的IPO,因为当时太害怕。

  邦廷表示,希望今后不让恐惧左右自己的决定,现在回头来看当时真应该多买。(柠楠/编译)